当前栏目:   首页 >> 政务公开 >> 工作动态  

“中国好人”徐明光20年倾尽所有抚育脑瘫养子
    阅读:145  发布时间:2019-6-17

     

   出生于1954年徐明光是芦溪县芦溪镇高楼村村民为了医治捡来的脑瘫儿子,他花光所有积蓄,他从令人羡慕的“万元户”一度成为家境贫寒的“困难户”,导致亲生儿子婚事告吹,家人不和,妻离子散。20年来,他倾其所有医治养子,倾尽全力照顾养子,每天无数次地给养子清洗被大小便弄脏的衣物、床单和身体,每一顿饭仍然要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但就算是这样,徐明光依然把养子当宝贝,走到哪里都带着,每天晚上陪着睡觉,再苦再难也没想过要抛弃他。而当含辛茹苦抚养20年的养子生命走到尽头,他决定将养子的眼角膜和遗体捐献出来,希望养子的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他深沉博大的爱感动无数人,最终也得到了家人的理解。   

   那是1999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徐明光妻子林锡园像平常一样挑着包子到高安的上游瓷厂去卖。瓷厂躲雨的林锡园听到有小孩子的哭声和喘气声,四下寻找后,发现一个满脸黄泥、浑身雨水的孩子,正在雨里哭。孩子看起来两岁左右,但不会说话。手脚都被绳子绑着。解开绳子,也不会走路。看孩子可怜,林锡园便把他带回包子店换上衣服,并报了案。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徐明光和林锡园夫妻俩除了打理包子店,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用于照顾这个捡来的孩子,以及帮他寻找亲生父母。他们联系记者,在报纸和电视台刊登、播出了寻找孩子父母的报道。徐明光还一头挑着包子,一头挑着孩子,走了10多公里路,四处贴启事,打听谁家走丢了孩子。期间也有不少丢失孩子的家庭前来认亲,但一直没有找到孩子的父母。    

   当时的徐明光因上世纪90年代初外出承包工程,手里有点积蓄。再加上多年前他有一个儿子在河里游泳时不幸溺亡,遇见这个孩子时,他感觉“就像大儿子又回到了身边”。而他和妻子都是自幼丧父或丧母,知道一个孩子没有父母的苦处。因此,当寻找孩子父母和送福利院都未果时,他们决定收养这个孩子。因为是在高安的上游瓷厂捡到的,所以给孩子取名高游。2000年1月24日,徐明光办理了收养登记。 

   收养不久后,徐光明就发现高游睡醒时经常会身体抽搐,而且对声音没什么反应。2001年,他带着高游来到南昌一家大医院检查发现高游天生聋哑并患有脑萎缩和阻塞性脑积水。听说孩子在8岁时能动手术治疗,徐明光下决心一定要把孩子带大治好。    

   坚持 再苦再累也不放弃 收养高游时,徐明光已经有两个儿子,且都已经十多岁,能帮着家里做事了。收养高游后,一家人忙于开店,只得请人帮忙照看他,每月花费数百元。好不容易等到高游8岁时,徐明光满怀希望地带着他赴上海求医,希望通过手术治好他的脑病。然而,医生告诉他,高游的病情被耽误得太久,即使做手术也希望不大。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在徐明光心头,但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他多么希望能把高游治好!他曾经无数次憧憬着,做完手术后的高游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学习生活,感受这世界的美好。    为了这份希望和憧憬,20多年来,徐明光带着高游远赴北京、广州、湖南等地求治,几乎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但依旧收效甚微。高游仍然不会走路,生活仍然不能自理,除了徐明光,几乎不认识任何人,更别说喊“爸爸妈妈”了。徐明光和妻子仍然要每天无数次地给高游清洗被大小便弄脏的衣物、床单和身体,每一顿饭仍然要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然而,就算是这样,徐明光依然把高游当宝贝似的,走到哪里都带着他,每天晚上陪着睡觉,不让家人为他的任何事情责骂他。    

   痛心 重压之下妻离子散原以为抚养高游只是添一张嘴吃饭,就算是残疾儿,只要多吃点苦受点累,也能带着他平平淡淡过一生。然而,徐明光没想到,这个捡来的孩子有一天会成为引发一场“家庭战争”的“导火索”,甚至让他承受妻离子散的痛苦。2005年,徐明光的大儿子带着未婚妻回家。当看到这个又聋又哑、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弟弟”和寒酸的家,那个原本准备商量婚期的姑娘,决然离去了。大儿子备受打击,和徐明光大吵一场后提着行李离家而去。没多久,二儿子也外出打工。两个儿子从此杳无音讯。妻子林锡园看到好端端的家变成这样,也不堪重负,在矛盾纠结中选择了离开这个让人伤心绝望的家。    

   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间四分五裂,徐明光心里痛苦万分。一次次借酒浇愁后,他抱着高游哭诉:“游游啊,爸爸错了吗?”高游虽然听不到,也听不懂他的话,但看到爸爸痛苦的样子,还是伸出手,一只手抱着爸爸的脖子,一只手给他擦拭眼泪……    

   2005年10月13日,遭遇妻离子散的徐明光骑上一辆脚蹬三轮车,带着高游踏上了寻亲、治病的漫漫征程。 听说妻儿都在广州,徐明光便带着高游前往广州,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妻儿,同时为高游寻医问药。在三九医院,当被告知“孩子没有很大的治疗希望”时,徐明光感到一阵绝望。虽然有过短暂的动摇,但他仍然选择继续抚养高游。  实际上,早在高游被确诊为痴呆儿时,亲戚邻居都劝徐明光放弃这个孩子,但徐明光夫妇俩没有答应。“我既然收养了他,我就是他的爸爸。如果我抛弃他,就是犯罪。而且带了这么多年,也有了感情。”不仅徐明光对高游视若亲生,高游对他也非常依恋。徐明光说,高游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但每次他出门回来,高游总是会一边“啊啊啊”地叫喊着,一边用仅能活动的双手去抓他。    

   暖心 各方捐助帮渡难关2006年,高游从三九医院出院后,身心俱疲的徐明光决定留在广州。他一边带着高游,一边在广州大学城旁与人合伙打鱼卖鱼。广东工业大学的几位大学生了解到他的情况后,在学校发起募捐,用筹得的几千元加上徐明光卖鱼挣得的几千元,帮他在位于番禺的大学城旁开了一家大排档,且一有时间就到大排档帮忙。徐明光说:“有时候我忙不过来,他们还会帮我照顾高游,给他喂饭。他们就像我的亲儿子一样。” 一次偶然的机会,因为捡到顾客落下的装有大额现金和银行卡的包,《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来到了徐明光的排档。之后,他的事迹相继被《南方都市报》和东方卫视等多家媒体报道,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徐明光的情况,纷纷向他伸出援手。江苏万达集团承诺承担高游2009年至2010年在上海进行康复治疗的费用,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脑瘫基金向徐明光捐赠了9万多元善款。徐明光告诉记者,当时还有很多人来到他的大排档,在吃完饭后留下几十至几百元不等的饭钱,默默地给予他帮助。      

   可喜 终获家人理解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徐明光熬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期。经过自己和媒体的多方打听,他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妻子和两个儿子。看到他两鬓斑白、苍老憔悴的样子,妻子“原谅”了他。在电视台记者的调解下,徐明光与两个儿子的关系也得到缓和。2011年,两个儿子仍留在广州打工,徐明光夫妻则带着高游回到萍乡,一起住在高楼老家新建的房子里。    

   失去音信的亲人又聚拢在一起,但眼前的困难和矛盾的焦点却不会自动消失和解除。因为患病,高游的生活不能自理,经常大小便失禁,徐明光和妻子如果处理不及时,家中便异味熏天。为了不影响家人,2016年,徐明光决定带着高游到离家30多公里的山上去养羊。妻子则带着孙子孙女留在老家。他在山上边搞养殖边照顾高游,生活了一年多。    2017年,当地政府担心徐明光年纪渐长,和高游在山上缺乏照应、不安全,要求他回家,并给他提供了养殖场地。回到家的徐明光白天除了干农活,至少还要花3个小时的时间在高游身上,晚上睡觉至少要起夜三四次,看高游被子有没有盖好,有没有摔下床去;吃饭时两人共用一只碗,你一口我一口地喂。    

   在看过许多媒体对徐明光的报道后,大儿子终于理解了父母深沉博大的爱。他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给他们,在信中表达了对父亲的歉意和理解。那一刻,多年来存在于父子间的冰雪终于消融。今年春节,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  

  捐献 回报社会让爱延续欢乐的春节过后不久,久病的高游走到了生命的尽头。2月22日,高游病危,徐明光致电芦溪县红十字会。因他已于2017年4月签订捐献高游遗体和眼角膜志愿书,芦溪县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联系县人民医院急诊科,确认高游死亡后,又及时联系省红十字会。最终,确定江西新视界眼科医院接受眼角膜、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接受遗体。高游捐献的一对眼角膜将为两名失明患者带去光明,而遗体则用于医学研究。徐明光说:“高游永远都是我的好儿子。我这样做,是希望他的生命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下去。”  

 

                      市残疾人联合会

                      2019年6月17日


主办单位:萍乡市残疾人联合会 地址:萍乡市公园中路356号(金山角铁桥边)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 1024×768分辨率